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热点关注 >> 正文

【热点关注之二十五】客轮沉没之后……

信息来源: 暂无 发布日期: 2015-06-02 浏览次数:

其实相对于其他交通方式,水上交通的事故发生率是极低的,但由于水上环境的特殊性,也决定了水上交通事故的高危险性,因为一旦发生重大翻船事故,那么死亡率是极其高的。比如103年前的“泰坦尼克号”沉船使1500人葬身海底,我国2000年发生过的榕建号”客船翻沉,船上221人仅生还91人。本次长江“东方之星”客船翻沉,可以说是近几十年来我国最重大的沉船事故了。

“东方之星”客轮沉没之后

先来看看本次沉船事故,2015年6月1日晚,一艘从南京驶往重庆的客船在长江中游湖北监利县水域沉没,船上载有458人,乘客多为上海一旅行社组织的“夕阳红”老年旅游团成员,年龄在50-80岁不等。事发地段正值大风暴雨天气,虽连夜搜救,但救起人员很少。据报道,失事船舶为重庆东方轮船公司所属“东方之星”客船,1994年2月建造。事发时,船行至湖北监利大马洲水段突然向北岸翻沉,被救起的船长称,事发原因是“突遇龙卷风”。

事故发生后,习近平主席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国务院工作组赶赴现场指导搜救工作,湖北、重庆及有关方面组织足够力量全力搜救,并做好善后工作,同时要深刻吸取教训,强化维护公共安全的措施,保护人民生命安全。目前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已带领副总理马凯、国务委员杨晶等迅速赶往事发地组织救援。

《海商法》是这么来的?

重大沉船事故的发生,总是会留很多思考给后人。很多人认为大海是神秘莫测的,在恶劣天气的影响下,海难往往难以避免,可事实上世界上发生的大多数海难是人为造成的。究其原因,造成沉船的主要因素往往是轮船公司经营运作不良、不适当的时机出海、不适当的船况出海、货船装载不当或者超载、客船严重超载、驾驶途中操作不当等等。这个时候就需要咱法律君出场了,必须利用法律来将管理纳入到法治的轨道。

相关法律的出现,就是为了加强管理,最大限度的降低发生人祸,也就是人为意外的可能。我国1992年通过并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以下简称《海商法》),其中第九章为“海难救助”,其他章节中也有涉及海难救助的规定,这些构成了我国《海商法》中海难救助的法律规定。

《海商法》第一百七十一条规定:“本章规定适用于在海上或者与海相同的可航水域,对遇险的船舶和其他财产进行救助。”该条规定从两个方面界定的救助对象包含“遇险的船舶和其他财产”两种。同时,《海商法》还对“救助款项”、救助合同、救助方的义务、被救助方的义务,以及救助的原则、担保、姐妹船救助、国家救助等等方面都作了规定。也就是说我国已经基本建立起了较为完整的海难调整法律机制。对轮船的经营与运营者、负有管理责任的政府部门、政府管理人员、轮船操作者、装卸规制、海事赔偿等等各个方面都有了一套严格的管理制度。特别是海事赔偿,虽然生命无价,但公平的赔偿仍能为死难者的家属带来一丝安慰,同时也是对责任者的惩罚。

关于海难诉讼及赔偿

国际海难事故引发的人身伤亡赔偿诉讼标准各国不一,目前比较通行的做法是商业保险加船东互保协会理赔的赔偿模式。而具体到个人的赔偿则通常采取霍夫曼式计算法,即推测遇难者未来的年收入并扣除支出费用以后,乘以未来可能的工作年数来最终确定赔偿数额。

以香港“南丫四号”海难为例:2012年10月1日香港庆祝中国国庆烟花汇演当晚,一艘载逾百人的香港电灯载客船南丫四号被港九小轮双体船海泰号撞击后迅速翻沉,南丫四号乘载的127名船员及乘客全部堕海,连同海泰号上受伤的8名乘客及2名船员,以及参与救援时受伤的4名警察及消防员,事故共造成39人死亡、92人受伤。

香港电灯集团有限公司(港灯)被海事处票控没有在“南丫四号”船上提供足够船员,东区裁判法院2013年8月19日裁定港灯罪名成立,而赔偿资金来源共有两部分:

一、香港法例规定商用船须购买最少500万元港币保障额的第三者责任保险,两船加起来则至少有1000万元港币保险赔偿金。

二、南丫四号所属的港灯客船及港九小轮均向同一个船东保赔协会购买保险,数亿元港币的保赔额度足以赔偿遇难乘客。

南丫海难共造成39人死亡,是继1996年嘉利大厦大火后,遇难人数最多的单一灾难事故。最终赔偿金额相较2003年屯门巴士堕山坡意外造成21人死亡的索偿金额近亿元港币来看可能数额更高,遇难者家属最终将视乎死者年龄及职业获赔几百万至一千万港币不等。